網上亞洲賭場_母親的耳墜

母親飄搖半生一直都是素面朝天,從未有過打扮。可最近網上亞洲賭場發現母親打了耳洞戴上了一對碧綠色的耳墜。每次上街都惹來鄰居們的幾句戲谑。“都五十歲的人了還戴綠耳墜,老來俏啊!”每每這時母親總是抿嘴一笑一臉的幸福。私下裏我和父親談過好幾次想讓母親換一個別的顔色的耳墜戴,不想一向保守的父親竟說了句“沒什麽,我瞧著挺好看的。”父親的話語令我一時語塞。後來轉頭一想,母親辛苦了大半輩子,現在的生活條件好了她要幹什麽便隨她吧!

時間很快便過去了半月有余,在一次吃飯的時候我訝異的發現母親又換成了一對白綠相間的耳墜。我便隨口問道:“媽你先前那一對綠色瑪瑙耳墜咋不戴了。”母親愣愣的看了我半天說了句“戴煩了,換個顔色”當時我還急著上班便應了句“挺好看的,”便拿起外套匆匆的走了。

時間又過去了半月有余,借著休假我回家看望母親,在沙發上和母親閑聊的時候我驚訝的發現母親的耳墜又換掉了,這次是一對純白色的耳墜。我頓時狐疑起來,母親是個十分節儉的人要說花幾千塊錢買一對耳墜我信,可是這短短一個月都換了三次了。吃晚飯的時候我問父親爲什麽母親最近要買那麽多耳墜,“多嗎?不多啊!”父親的回答讓我更加的疑惑了。

我把上五年級的小妹叫來,問她關于母親的耳墜到底是怎麽回事。妹妹聽我說完直笑的前仰後合。待她笑夠了,很自豪的對我說道“頭些天不是母親節嘛,我給媽媽買了一對耳墜,希望媽媽母親節快樂!誰知道兩元錢的耳墜經不起戴都掉色了,綠耳墜都變成白的了。我長大後一定要努力賺錢給媽媽買一對不會掉色的耳墜。”妹妹的話震撼了我的心靈。回想起從前,打我記事起母親總在爲我默默的做著一切,我總是在不停向母親索取,卻不曾說過一句謝謝。母親牽挂的孩子長大了,可母親也老了卻連一件像樣的首飾都沒戴過。想到這裏我拿起銀行卡跑到金店花了上千元給媽媽買了一對不會褪色的耳墜。回到家我雙手捧著耳墜送到媽媽面前說:“媽!這是我的孝心,你把耳墜換了吧!”媽媽從耳朵上摘下已經褪色的耳墜,語重心長的對我說:“我從來不愛打扮,更不喜歡帶耳墜,你妹妹的一片童真的孝心,使我不能拒絕。爲培養她幼小的愛心,再廉價的耳墜我戴起來都非常的幸福快樂。”

原來母親的幸福都源自于孩子一點一滴的孝心之中。


  鬥轉星移,歲月如梭,默然回首,今天的我們告別了昨天的軍旅生活,我們雖然沒有從我做起榮譽和光輝,但我們依舊保持著一顆團結向上的心,十一天的軍訓雖然結束了,但這些難忘的軍訓時光卻在我的腦海裏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成爲揮之不去的寶貴記憶:

  我來自河北,一個幽默開朗的北方女孩,每當訓練時我都因聽不懂教官方言而在隊伍裏偷笑,久而久之,教官便給我起了個外號,“小河北”,現在的我運動于這個外號確實有些懷念了。

  11天,我們經曆了多少次揮汗如雨,多少次跌倒爬起,而如今,站在這裏,我更加懂得了軍人的含義。軍人做爲一支神聖之師,威武之師,他們作風優良,紀律嚴明,他們真正向我們诠釋了:“國無防不立,民無兵不興”的深刻內涵。

  “激流勇進者方能領略江河源頭的奇觀勝景。”軍訓的我們正是因爲發揚這種勇往直前的拼搏精神才會不斷超越自我,磨煉自己,剛進入大學的我們都參加了軍訓,對于我們來說這是一次苦澀與汗水的美好留戀,它在我的大學生活中平添了幾份自信與勇氣。

  現在我的頭腦裏依稀浮現出炎炎烈日下我們挺拔的身影,那刺眼的陽光,曬得眼睛只能微微睜開,臉曬紅了,任憑巨大的汗珠流過臉頰,衣服濕了,腿腫了,可堅強的我們沒有退縮,沒有倒下……

  軍訓結束了,我們的大學生活即將在這裏起航,大學,一個夢想萌芽的地方,它可以是學習的殿堂,也可以是放縱的溫床,關鍵是看你自己如何珍惜這個積累和學習的機會,大學,需要我們用汗水去創造!

  凡是預則立,不預剛廢,時值風華正茂的我們要提前勾畫我們的未來的藍圖,不要吝啬汗水,不要虛度年華,新的起點,親的征程,等待我們去開拓,去創造,夢想是注定孤獨的旅程,道上少不了質疑和嘲笑,但那又能怎樣,哪怕遍體鱗傷,也要活得漂亮!

  雞蛋,從外打破是食物,從內打破是生命,人生亦是,從外打破是壓力,從內打破是成長,如果你等待別人從外打破你,那麽你注定會成爲別人的食物,如果你能讓自己從內打破,那麽你會發現自己的成長,相當于一種重生!

  我豔羨英雄的奮鬥史和無上榮光,我亦肯定那些那些追求卓越的希望,但我更要執守于已身純粹的悲哀,在世界上一方卑微無常的角落,爲世界和他人慷慨鼓掌,爲網上亞洲賭場們未來美好的大學生活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