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幸運28_夢如歌

回到家就會習慣性地站在窗前,身子斜靠著衣櫃,一種很舒服的感覺,還可以聞到淡淡的油漆味。窗外的景物都是非常熟悉的。大概是兩三年前種的那幾棵香蕉已經子孫滿堂了,北京幸運28家的小黑幾個月沒見,也已經好大了,見了我還會搖著尾巴,嗚嗚地叫著,它認得我。因爲已是冬天了,掉光了葉的梧桐樹,顫危危地立著,竟也帶了幾分蕭條、惆怅的韻味。


我望向遠方,那是一片十分廣闊的田野,因爲現在不是農忙季節,光禿禿的一片,也十分安靜,只是那些短短的茬兒留在那邊。不知爲何,我竟欣喜以至激動起來。我披了件大衣,快速地跑出了門。雖然很冷,但空氣確實新鮮極了,踏在那鋪滿碎石子的小路,發出“沙沙沙”的聲音,感覺也竟然如此不同。


我奔向那片田野,踩著的是褐色的泥土,和泥土上的茬兒。站在田埂上,望向眼前廣闊的空間,覺得心胸也很自然的寬廣起來,或許這種感覺同站在平靜的海邊和無邊的草原上有異曲同工之妙,便很自然的吟誦起“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我蹲下來細細地觀察起來。那一截短短的茬兒,直挺挺的往上沖,很天真的散開來。我跳了起來,踩在那茬上,時間仿佛回到十年前,那個七八歲的醜小丫,穿著紅彤彤的唐裝襖,頭頂上紮著一把直沖沖的頭發,和一群小夥伴興奮地在田裏遊戲著。遊戲的規則是只許踏著那茬兒,誰踩著泥了,算輸。記得那時非常胖,總是跳到了一半掉到田裏去了,弄髒了鞋哭著回家。現在也跳不了一個全程,人大了,腳也粗了,踩在茬兒上總保持不了平衡,只感覺有刺似的東西擱在腳底下,癢癢的,所以更是忍俊不禁。


不知走了多遠,跳了多久,留下背後那段長長的“路”。我看見幾個小孩跑下了田,他們也開始玩遊戲,也踩著茬兒追鬧著,這真的是個老規矩了。讓我激動的是,小孩們接著便玩起了泥巴。依稀記得自己孩童時捏的“四輪車”“大哥大”之類的。不知何時,我竟加入他們的隊伍,他們嫌我做的不好,就安排我去挖土。他們總是問我,爲什麽我一直笑。直到來了一個婦女拉走了她的兒子,其他的小孩也都紛紛回家吃飯了,這時我才發覺自己竟在田裏呆了一個下午。走的時候,他們將那個“大哥大”分給了我。我也拿著它,高興地回家去了。


洗罷手,又靠著窗子,窗台上曬著我的勞動成果。我從窗內向外看到的一切景物,只是一片玻璃的距離,竟讓人産生惆怅的滋味。如果不走出去,就不會曉得窗外的空氣那麽新鮮,不會曉得那片田野那麽廣闊,不會曉得童年還可以離我這麽近。那段似乎觸手即及的美麗年華,我卻用了太多精力去懷念。

 一個人的夜,冷清而寂寥,沒有溫暖沒有歌聲,只是孤單的處在某個角落,想靜靜的聽自己心底的聲音。
  夜,總是那麽沉靜而無聲,它會毫無保留地付出自己的懷抱,只要你願意,隨時可以投入它的懷裏。它從不會在意你曾經是否受過傷,更不會在意你會在孤單寂寞的時候才會想起它,因爲,它就像一個披著魔鬼外套的天使,總會給你那份你最需要的關心。
  所以,我喜歡寂靜的夜,尤其是一個人的夜,那樣我就可以將我所有的心事袒露出來,因爲,有一個永遠陪在我身邊的朋友在聆聽,而且,從不會嘲笑北京幸運28有一個飄渺的夢。
  是啊,在年少的世界裏,誰沒有做過夢?而每一個年少的夢都是那麽不切實際,那麽異想天開。但,不可否認,它終有一天會實現的,只要你願意去相信,願意去不遺余力地去奮鬥,夢想的種子終有一天會長成參天大樹,即便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只要你等的起,做的起,那麽,請堅持那段虛無缥缈的年少的夢吧!因爲,只要你不抛棄它,它就會永遠在你的腦海裏,直到你實現的那一刻。
  夢,多麽唯美的東西,多麽振奮人心的東西,不管你是否年少,都應該把它做下去,因爲,只有心裏有夢的人,他的人生才不至于沒有方向。而凡是有夢的人,他的身上總會有一種隱而未現的光芒,當然,這份光終有一天會發光發亮。
  夢,就想一首歌,它會深入人的心底,散發著一股莫名的魔力,激勵著你不斷前進。一個有夢的人就像一個喜歡聽音樂的人,它會讓你的生活更加富有情趣,更加充滿魅力,同時,它也會在潛移默化中讓你變得高雅而富有涵養。
  人生,像一段旅行,而夢,更像你所要到達的目的地,中間的過程就像你到達目的地的沿途風景。當你實現夢想的時候是一種幸福,而尋夢與奮鬥的過程更是值得令人回味。因爲,夢會因爲追尋而神秘,更會因爲奮鬥而變得刻骨銘心,回味無窮。
  因此,不管歲月是否已經爲你的心裏留下刻痕,也不管在尋夢路上經曆了多少磕磕絆絆,更不管你是否還年輕,都要堅持最初的夢想,大膽地去追尋與奮鬥,一如追尋你渴望的愛情。
  夢如雨,淅淅瀝瀝,一點一點濕潤你幹燥的心,讓你不再孤寂。
  夢如雲,虛幻缥缈,一點一點勾走你好奇的心,讓你變得神秘。
  夢如陽,溫暖炙熱,一點一點溫暖你冰冷的心,讓你幸福溫馨。
  夢如月,皎潔明亮,一點一點撫摸你落寞的心,讓你意亂情迷。
  夢如影,日夜隨行,一點一點貼近你失意的心,讓你告別伶仃。
  夢如歌,嘹亮動聽,一點一點振奮你執著的心,讓你天地馳騁。